lol下注怎么玩

  首 页 > lol下注怎么玩 > 学生园地
站内信息搜索:


或许我们不够了解这场病

【字体: 】【2020-5-29】】 阅读次数: 次  【编辑:网宣室】  【关 闭
19级小教(1)班王强薇
 
   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们家附近的小区刚刚确诊第一例病例。
    我爸在饭桌上郑重其事地说出这个消息,并把消息的来源,也就是经过多次转发的一张“不要再去某超市了,据说那里有病例”的聊天记录转发给我,让我别出门。
    其实经常上网的年轻人都很清楚,现在这种心理和生理上都很复杂的混乱状况下,所谓的聊天截图可信度很低,而家长则不然,没法立刻进行核实的他们经常就信以为真,形成一条完美的谣言传播链。我抱着反驳他的念头上微博刷新实时病例数据,才发现官方也公布了对应的数字,当下愣了一会儿。刚刚还在慷慨陈词的我爸则已经从疫情上移开注意力,和奶奶一家打起视频电话,电话里还对我不同意去拜年的决定表示了不满,强调这不是他自身的想法,他是很想去的。那一刻我有点哭笑不得,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很多家长的影子,他们将自己定位成消息的传播者,而非消息的接受者,疫情的变化对他们来说就如同一篇派到手里的课文,朗读完毕就是结束,而后续的思考则是缺席的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可能很严肃,本质上却并不害怕。严肃是为了扮演家长的角色,不害怕则是对于事件本身的大意,以及在群体恐慌中的日益麻木。他们将思考的重任交给了别人,这个别人包括专家,记者,也包括能在网络上接触到更多焦虑因子的孩子们。
    那到底应不应该害怕呢?事到如今这个答案无疑是肯定的。但另外一点确定的是,我们这些作为重疫区以外地区的普通家庭,没人是从一开始就自觉到问题严重性的。一开始是听见风声跟着购买口罩,后来听说和野味有关开始谴责野味市场,再后来看见管轶在文章中说的比SARS严重又感慨说怎么会闹成样,再后来武汉封了城,此后各地感染病例不断上升,各种无医院收治寻求帮助的消息不绝于耳。就这样,我们的注意力随着舆论不断转移,值得害怕的事情越来越多地浮出水面,但说实话,真正感到害怕仍然是很难的。
    我们太忙了,忙到囫囵吞枣似的接受消息,误以为自己已经掌握实际上却来不及消化,更别谈去独立思考点什么。回顾这场疫情里印象很深的几个声音,实际上都是对自身经历的叙述,以及对特殊人群的关怀。无法看到网络消息的聋哑人,需要定时领取药物的艾滋病人,以及必须靠医院器械透析才能维持生命的尿毒症患者,这场灾难空前地扰乱了他们的生活,也前所未有地激发了这些弱势群体的求生欲望。他们或主动发出声音寻求帮助,或被有心人关注到后唤起了更广泛的注意,从而开辟出自己的一小片安全区域。我们可能体会不到身边人感染的悲痛,但窗口望出去的冷清,超市里蔬菜货架的空旷,家庭成员日复一日地重复带上口罩,洗手消毒的步骤,无数个人无数个岗位只为数字0不上升到1而拼尽全力,这些难道不值得我们害怕吗?我们记录和思考,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了主动去感受恐惧这种情绪,我们心里都很清楚,唯一能驱动人防范于未然的,只有足够多的恐惧。可能很多人在关注疫情消息之余,也将这个假期视作一个休息的好机会,养精蓄锐准备在长假过后用饱满的精气神迎接新一年的自己。这本无可厚非,但事实是,当你认为自己准备好了,试图以往常一般的心情走上那些熟悉的街道时,你大概率会发现,这个城市已经有某些地方不一样了,甚至在不知不觉中,你看待它的眼光也不一样了。它目睹了那些深夜仍在街头徘徊的身影,吸收了无数辗转反侧的愤怒与恐惧,也将承担各行各业链条停转带来的长期负面效应,失而复得的它在你眼里将是那样沉重而宝贵,以至于阳光普照和车流涌动都有了新的意义,你渴望它们能够治愈这些座饱经风霜的城市,哪怕只于表面,哪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
    如今人们说的最多的,是武汉加油。如果说灾难是为了警醒,你所经历的这一切,真的不必要再重来一次了。疫情总会过去,我们都将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,它就像割在每个人身上的一道伤口,会慢慢地止血结痂,而脱落后的伤疤,恰是人类最坚韧的皮肤。而我只希望,当一切恢复“正常”的时候,不要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忘记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 因为伤疤最大的意义,不是为了保护,而是为了铭记。
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 |  下一篇武汉的春天

版权所有:安徽省霍邱师范学校 Copyright © 2008 snsibm.com All Right Reserved
地址:安徽省霍邱县城关镇烈士塔东 邮编:237400 电话:0564-6070312 邮箱:1012135627@qq.com
| 技术支持: